当前位置:xmtq.cn搞笑买房风波
买房风波
2022-11-18

阿龙在省城打工五年,存了八万块钱,准备回老家县城买套房子,还不知道八万付首付够不够,能不能贷上款。不料这天他看到一个广告:首付两万买两室、首付三万买三室!阿龙哪里敢信,但这个说法实在太诱人了,正好地方也不远,这天下班,他就骑自行车过去看。

来到售楼部,已经下班了,值班的是一个年轻的售楼小姐,见他这个样子,就觉得不像是买房的。阿龙也没敢问两万和三万的房子在哪里,只说想看看房。售楼小姐懒得理他,说:“下班了,要不明天来吧。”阿龙说明天要上班,今天能看看不?售楼小姐也不敢直接拒绝,就找借口说,现在天快黑了,楼里没灯,不好走。阿龙说现在才六点,八点才黑呢!售楼小姐斜了他一眼,说:“可我怕不安全啊!”阿龙以为是关心他,说:“没事,我就是建筑工,平时这个时候还没下班呢!”售楼小姐懒得理他,索性话也不回了,一边玩电脑,一边摇了摇头。

阿龙正要走,又见大厅写着:付两万抵八万,付三万抵十万。他的心一阵狂跳,硬着头皮又问:“什么叫付两万抵八万?”售楼小姐说:“比如五十万的房子,你现在付两万,今后就只用付四十二万了。”阿龙有些茫然,又问:“付三万呢?”售楼小姐有点不耐烦,说:“也就是今后只用付四十万。”阿龙想了好久,突然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,说:“妹……妹子!那我交八万,可以抵多少?我……现在有八万块钱。”不等对方回答,他又赶紧说:“还能借到两万,我给我舅舅都已经说好了!”

售楼小姐看了看他,心想原来你有钱啊?我还以为你没钱呢!她赶紧站起来,说:“这样啊?我们这里正好有小户型,三十三平米的一室一厅,总价才二十五万,你有八万,首付刚好!”阿龙听了有点失望,说:“不是说首付两万买两室、首付三万买三室么?”售楼小姐亲热地告诉他:“那都是噱头,只相当于付了个定金,三个月内还须付清剩下首付款。你要有八万,可以一步到位,明天就可以签合同!”

阿龙赶紧说:“不……不了,一室一厅不太合适,我自己住了,父母就住不成,还是到县城买好一点。”说着就往外走。售楼小姐忙追出来,说:“这位大哥,去看看嘛,看看又不损失什么,看了不买也可以的。”阿龙想想也是,去看一看,正好学学经验。

售楼小姐赶紧锁了门,带他去看房子。阿龙本来就没打算买,随便看看,就摇头说不行。售楼小姐赶紧又让他看另一套,一连看了十几套,阿龙都说不行,售楼小姐累得叉了气,上楼都捂着肚子,还要坚持带他去看。

阿龙觉得实在不好意思,就说:“要不你在这里歇一会儿,我先随便看看,有中意的再叫你。”售楼小姐实在走不动了,就靠着墙歇下,说:“好,你尽管挑,房子是大事,的确要看好。我……我马上就来!”

阿龙一个人继续往上走,他东看看、西看看,没想到进了一套楼中楼,两层之间的楼梯还没做,一个大洞在那里。阿龙只顾抬头看房子,一不小心,“咕咚”一声就掉了下去。他想爬起来,却发现自己的右腿已经成了L型。

售楼小姐听见阿龙的惨叫,跑上来一看,顿时也吓坏了,赶紧打了120,送到医院一检查,阿龙的小腿粉碎性骨折。住进医院,第一天就花了六千多,过了两天做手术,又花了三万多,等出院一结算,一共花了六万多。医生说过一年来做二次手术,大概还要两万多块钱。

阿龙开始被这高额的费用吓坏了,甚至想放弃治疗,腿断了就断了,哪怕残了也行。但这样毕竟还是不行。不过刚住进来第二天,就有个西装革履的人到病房来,说他是某律师事务所的。问了阿龙的情况,他说这个情况房地产公司应该赔。阿龙问大概可赔多少。那人拿出一张表,七七八八地算了一阵,说:“除医药费外大概十几万。”

什么?阿龙简直就要喜出望外!这以后他就放心了,一直住到医院要求出院。这才打了车,由律师带着,去房地产公司索赔。

到了房地产公司,那边也早有准备,给他们看了一段视频,阿龙和律师顿时都傻眼了。

原来房地产公司为防止值班时员工偷懒,悄悄在售楼大厅放了监控设备。录像显示,那天售楼小姐再三拒绝带阿龙看房,而且说过不安全。至于后来她追出去拉阿龙的情景,不知道是大厅外面没有录像,还是有也被他们藏起来了。反正录像到阿龙走出去结束。售楼小姐一口咬定,说是阿龙自己要去看房,根本没经过她同意。她追上去一直劝阻,累得爬不动楼,被阿龙甩在了后面,然后阿龙就出了事。

从录像里再次看到售楼小姐的势利嘴脸,在现实中又被她肆意诬陷,阿龙气得真想一拳打烂她那张精致的狗脸。还是律师脑袋灵活,他什么也没说,带着阿龙就离开了,但私下找到售楼小姐,给她做思想工作:“现在一方是倒霉的阿龙,本来想交首付的钱,被这一下子就花了个干净,明年二次手术还不知道怎么办;另一方却是富得流油的房地产公司,几十万对他们来说小菜一碟!你为什么不把责任扛上,你的责任就是公司的责任,公司只能赔,它拿你没办法,顶多开除你。但我们拿到钱后,可以给你这个数。”他说着比出了三个指头。

售楼小姐眼睛一亮,看来是心动了,但她说她还要想一想。律师说行,我们明天再见面,再作商量。

不料第二天她竟没来。阿龙和律师第三天找到她,她立即大叫道:“你们别想讹诈公司,我不会帮你们的!”阿龙和律师赶紧离开了。

第四天律师来和阿龙告别,说:“钱要不到了。你知道那女的为什么这么坚决?我这下大概明白了,公司也不傻,立即给了她一套房的优惠,还可以延期付款,分几年还清。这下他们是牢牢地绑在一起了。事情也真凑巧,当天她竟拒绝带你看房,还说了很危险,而且还录下来了。”

律师走后,阿龙有些没回过神来,心想:怎么回事?怎么我眼看就能买到的房子,一转眼就成她的了?而且我还断了条腿!他越想越气,再说今后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干活,生活都会很困难,不要说做二次手术,连吃饭的钱都没有,想来也绝望,他一时冲动,拄着拐杖,去市场上买了把水果刀,便去售楼部找那售楼小姐,心想:我倒不会杀她,不过我会把她揪着头发抓过来,在她脸上刻上“卑鄙小人”几个字!

他走得很慢,走到的时候,售楼部已经下班了,售楼小姐和一个男的一起出来,看样子是她的男朋友,不过两个人正在吵架。售楼小姐怪男的骑辆摩托车来,十分丢脸。男的不服气,说:“摩托车怎么了?等我有了钱,也买个大奔!”女的说:“就凭你?下辈子吧!”

阿龙听了哈哈大笑,走上前去,说:“我以为我遇到这个卑鄙女人就够惨了,一下子就丢了一套房。不料还有比我更惨的。哥们儿,你和这女人在一起,今后苦日子可没头了啊!”

小伙子奇怪地问:“你是谁?”阿龙给他讲了自己的经历。小伙子倒挺正义的,说:“好呀!怪不得这两天这么得意,说话口气都大了,原来你坑了人家一套房!还不赶紧还给人家!”女的说:“放屁!那是单位给员工的优惠!”小伙子说:“有这么好的单位么?怎么我们厂没给我一套?”女的说:“也不拉泡稀屎照照自己,也不想想自己进的什么破单位!”男的也火了,说:“你的单位好!干了六个月才挣了五千块钱!而且全是坑蒙拐骗的勾当!”女的说:“我坑坑着了,我骗骗着了!自己没本事,偏要找借口!”两人越吵越凶,差点打了起来。

这天阿龙正准备回农村老家,一个人追上来叫他,回头一看,是售楼小姐的男朋友,拉住他说:“大哥,我家小丽对不起你,她被钱迷了心窍。不过你放心,她欠你多少钱,我今后挣了还你。”阿龙眼中一热,说:“这样吧,你把医药费给我就行了,大概要八万。”

小伙子给他打过两次钱,一次三千,一次两千,第三个月却一千也没有了。阿龙进城去找他,他没好气地说:“这个势利女人,我已经和她分手了!”阿龙目瞪口呆,心想人家连婚都没结,自然没有他的责任了。他想了半天,说:“兄弟,这事和你无关,我得把那五千退给你。”

小伙子实在气不过,说:“走,我和你去要钱!或者让她把房子给你!”阿龙说:“算了,何必为了我,影响你们的感情。”小伙子没好气地说:“有个屁的感情。”他硬要阿龙去,阿龙只好跟他去了。

两人去敲那售楼小姐住处的门,那是个很偏的小区,门里面传出王小丽害怕的声音,问:“谁呀?”小伙子说:“是我!”王小丽“啊”了一声,立即打开门,一下子扑进小伙子怀里,惊恐地说:“吓死我了!刚才……刚才厨房有个影子!你……今晚不走了吧?”小伙子说:“我肯定得走啊!”王小丽极不情愿地问:“为什么?”小伙子一指暗处站着的阿龙,说:“我帮他要钱来呢!要么你给他钱,要么把房子转给他。”

售楼小姐这才看见阿龙,脸上顿时一红,随即冷冷地道:“那是不可能的!”说着退回屋里,并关上了门。小伙子恶作剧地道:“难道你不怕鬼了?听说厨房里有个吊死鬼,舌头有一尺长。”女的声音发颤道:“我就算死,也希望自己能有一套房子,也要死在自己的房子里。”小伙子踹了门一脚,说:“那你就去死吧!”然后和阿龙离开了,他让阿龙就住在他自己租的房子里。

不料第二天,警察找上门来,说:“你们昨天晚上是不是去过王小丽女士那里,并和她发生过口角?”阿龙迷茫地看着小伙子,小伙子说:“去过,怎么了?”警察说:“今天早上,邻居发现王小丽死在出租屋里,你们有重大嫌疑,跟我走一趟吧。”说着闪出几个警察,将他们带到了公安局。

两人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。小伙子失神道:“她死了?是谁杀了她?”阿龙突然想起来,说:“对了,我们去的时候,她说她在厨房看见过一个影子。”

事情很快就查清楚了。原来公司最近在搞首付两万买两室、首付三万买三室的活动。其实这不是首付,真正的在银行去办贷款的首付,最低也是八九万,多则要十几二十万,须在三个月内付齐。房地产公司的本意是吸引顾客入局,没想到给了犯罪分子一个机会,即凡是交这两万的人,必然还准备了几万十几万首付款。售楼部其实有内鬼,一旦有人交钱,就将其电话、住址等信息提供给同伙。王小丽本名叫王艳,她悄悄和经理谈定房子的事,也是走的这个程序。没想到很快她就被犯罪分子盯上了,那家伙并不知道她其实没钱,见她单身一人,住的地方又偏,本来是大胆地来偷,谁知竟没找到钱。又见她和男友闹别扭,多次提到房子的钱,然后男友愤怒离开。他胆子越发大了,竟跳出来逼问王艳钱在哪里。不料王艳胆子非常小,见屋里有人,没想到是坏人,倒以为是鬼,顿时尖叫得左邻右舍都听见了。犯罪分子一急,慌忙卡住她脖子,王艳拼命挣扎,等她不再挣扎时,已经没有了呼吸。

阿龙和王艳的男朋友被无罪释放。小伙子毕竟和王艳还有些感情,张罗着接王艳的父母来,一起哭着把王艳火化了。由于他和王艳都是大学毕业生,户口已转为城镇,所以只能买墓地来葬,买最便宜一块,也要两万块钱。小伙子想起王艳还有一套房子,便去找房地产公司退,谁知只能退出来两万块订金。经理还说订金本来不退,出于人道主义才退的。小伙子拿阿龙的事来说,经理说:“那我们就不知道了,反正她一直是这样说的。现在她人都已经死了,这个说法是改不了了。”小伙子说:“我是她男朋友,我知道她并没有两万块钱,那么你们为什么要给她一套房呢?”经理说:“我们是卖房子的,不是警察。她来交钱,我们就收,用不着管这钱哪里来的。”小伙子问他:“她真交了钱么?”经理说你不信可以到我们财务那里去查。原来根据财务制度需要,当时还真走了一遍账。

小伙子没有办法,只好拿这两万块钱,给王艳买了墓地。埋她的那天,阿龙也去了,不知怎么的,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:万一有位孤寡老人,在为自己挑选墓地时自己摔了一跤,送到医院后,钱也花光了,人也死了,那可如何是好?毕竟人的一生,哪怕到死前几分钟,仍有一个东西叫做“说不准”。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